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三八节有感  

2017-03-08 10:20:10|  分类: 说东道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 三八国际妇女节,人们在享受节日的同时,可能很少有人想到这个节日的由来,更很少想到因为这个节日,写下了《三八节有感》这篇文章而遭受的苦难。也许很少有人读过丁玲这篇文章。

今天重读这篇文章,令人感慨万千。

193611月,丁玲到达陕北保安,是第一个到延安的文人。丁玲 在文中热情地赞扬了延安的妇女“比中国其它地方的妇女幸福”,也深感妇女在生活中的不平等。“女同志的结婚永远使人注意,而不会使人满意的”,“ 她们不能同一个男同志比较 接近,更不能同几个都接近”,女人总得结婚,总得生孩子,即使离婚,也一定会认为女同志落后。丁玲认为女人要取得平等,得首先 强己。她还告诫妇女:第一、不要让自己生病。无节制的生活,有时会觉得浪漫,有诗意,可爱,然 而对今天环境不适宜。第二、使自己愉快。只有愉快里面才有青春,才有活力,才觉得生命饱满,才 觉得能担受一切磨难,才有前途,才有享受。第三、用脑子。最好养好成一种习惯。改正不作思索,随波逐流的毛病。第四、下吃苦的决心,坚持到底。生为现代的有觉悟的女人,就要有认定牺牲 一切蔷薇色的温柔的梦幻。

我没有火眼金睛,实在看不出丁玲的文章揭露了延安的所谓“阴暗面”,更看不出文章如何反D。但在随后的文艺整风运动中,《三八节有感》被定性为鲜花盛开的广阔原野上万劫不复的大毒草。丁玲被迫在会上做了深刻的检查:这篇文章是篇坏文章......主要不对的地方是立场和思想,我只站在一部分人身上说话,而没有站在全党的立场上说话。文章里说的一些,并不占主要的缺点,又是片面地看问题,直指出某些黑点,而忘记肯定光明的前途......我知道,这最多也是一个正确认识的开端,我应该牢牢拿住这钥匙一步一步地脚踏实地地走,前边还有九九八十一难在等着我呢!

上个世纪50年代,丁玲和陈企霞被打成“丁陈反党集团”,其境遇可想而知。时至今日,我们在百度上搜索到丁玲的词条则是:丁玲(19041012-198634日),原名蒋伟,字冰之,又名蒋炜、蒋玮、丁冰之,笔名彬芷、从喧等,湖南临澧人,毕业于上海大学中国文学系,中国共产党员,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193611月,丁玲到达陕北保安,是第一个到延安的文人。丁玲的到来,给陕甘宁抗日根据地原本力量薄弱的文艺运动增添了新鲜的血液。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作出过无法取代的贡献。

丁玲在三十年代延安的三八节因为“有感而发”,带来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劫难,这在闻名世界是极为罕见的。今天的妇女们在享受这个节日的时候,不知有何感想?

【附录】

三八节有感
丁玲

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 

年年都有这一天。每年在这一天的时候,几乎是全世界的地方都开着会,检阅 着她们的队伍。延安虽说这两年不如前年热闹,但似乎总有几个人在那里忙着。而 且一定有大会,有演说的,有通电,有文章发表。 

延安的妇女是比中国其它地方的妇女幸福的。甚至有很多人都在嫉羡的说: 为什么小米把女同志吃得那么红胖?女同志在医院,在休养所,在门诊部都占着 很大的比例,却似乎并没有使人惊奇,然而延安的女同志却仍不能免除那种幸运: 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最能作为有兴趣的问题被谈起。而且各种各样的女同志都可以得 到她应得的诽议。这些责难似乎都是严重而确当的。 
   
女同志的结婚永远使人注意,而不会使人满意的。她们不能同一个男同志比较 接近,更不能同几个都接近。她们被画家们讽刺:一个科长也嫁了么?诗人们 也说:延安只有骑马的首长,没有艺术家的首长,艺术家在延安是找不到漂亮的 情人的。然而她们也在某种场合聆听着这样的训词:他妈的,瞧不起我们老干 部,说是土包子,要不是我们土包子,你想来延安吃小米!但女人总是要结婚的 。(不结婚更有罪恶,她将更多的被作为制造谣言的对象,永远被污蔑。) 不是骑马的就是穿草鞋的,不是艺术家就是总务科长。她们都得生小孩。小孩 也有各自的命运:有的被细羊毛线和花绒布包着,抱在保姆的怀里,有的被没有洗 净的布片包着,扔在床头啼哭,而妈妈和爸爸都在大嚼着孩子的津贴,(每月25 元,价值二斤半猪肉)要是没有这笔津贴,也许他们根本就尝不到肉味。然而女同 志究竟应该嫁谁呢,事实是这样,被逼着带孩子的一定可以得到公开的讥讽: 到家庭了的娜拉。而有着保姆的女同志,每一个星期可以有一天最卫生的交际舞 。虽说在背地里也会有难比的诽语悄声的传播着,然而只要她走到那里,那里就会 热闹,不管骑马的,穿草鞋的,总务科长,艺术家们的眼睛都会望着她。这同一切 的理论都无关,同一切主义思想也无关,同一切开会演说也无关。然而这都是人人 知道,人人不说,而且在做着的现实。 

离婚的问题也是一样。大抵在结婚的时候,有三个条件是必须注意到的。一、 政治上纯洁不纯洁,二、年龄相貌差不多,三、彼此有无帮助。虽说这三条件几 乎是人人具备(公开的汉奸这里是没有的。而所谓帮助也可以说到鞋袜的缝补,甚 至女性的安慰),但却一定堂皇的考虑到。而离婚的口实,一定是女同志的落后。 

我是最以为一个女人自己不进步而还要拖住她的丈夫为可耻的,可是让我们看一看 她们是如何落后的。她们在没有结婚前都抱着有凌云的志向,和刻苦的斗争生活, 她们在生理的要求和彼此帮助的蜜语之下结婚了,于是她们被逼着做了操劳的 回到家庭的娜拉。她们也唯恐有落后的危险,她们四方奔走,厚颜的要求托儿 所收留她们的孩子,要求刮子宫,宁肯受一切处分而不得不冒着生命的危险悄悄的 去吃着坠胎的药。而她们听着这样的回答:带孩子不是工作吗?你们只贪图舒 服,好高骛远,你们到底做过一些什么了不起的政治工作?既然这样怕生孩子,生 了又不肯负责,谁叫你们结婚呢?于是她们不能免除落后的命运。

一个有了 工作能力的女人,而还能牺牲自己的事业去作为一个贤妻良母的时候,未始不被人 所歌颂,但在十多年之后,她必然也逃不出落后的悲剧。即使在今天以我一个 女人去看,这些落后分子,也实在不是一个可爱的女人。她们的皮肤在开始有 折绉,头发在稀少,生活的疲惫夺取她们最后的一点爱娇。她们处于这样的悲运, 似乎是很自然的,但在旧的社会里,她们或许会被称为可怜,薄命,然而在今天, 却是自作孽、活该。不是听说法律上还在争论着离婚只须一方提出,或者必须双方 同意的问题么?离婚大约多半都是男子提出的,假如是女人,那一定有更不道德的 事,那完全该女人受诅咒。 

我自己是女人,我会比别人更懂得女人的缺点,但我却更懂得女人的痛苦。她 们不会是超时代的,不会是理想的,她们不是铁打的。她们抵抗不了社会一切的诱 惑,和无声的压迫,她们每人都有一部血泪史,都有过崇高的感情,(不管是升起 的或沉落的,不管有幸与不幸,不管仍在孤苦奋斗或卷入庸俗,)这在对于来到延 安的女同志说来更不冤枉,所以我是拿着很大的宽容来看一切被沦为女犯的人的。 

而且我更希望男子们尤其是有地位的男子,和女人本身都把这些女人的过错看得与 社会有联系些。少发空议论,多谈实际的问题,使理论与实际不脱节,在每个共产 党员的修身上都对自己负责些就好了。 

然而我们也不能不对女同志们,尤其是在延安的女同志有些小小的企望。而且 勉励着自己。勉励着友好。 

世界上从没有无能的人,有资格去获取一切的。所以女人要取得平等,得首先 强己。我不必说大家都懂的。而且,一定在今天会有人演说的:首先取得我们的 政权的大话,我只说作为一个阵线中的一员(无产阶级也好,抗战也好,妇女也 好),每天所必须注意的事项。 

第一、不要让自己生病。无节制的生活,有时会觉得浪漫,有诗意,可爱,然 而对今天环境不适宜。没有一个人能比你自己还会爱你的生命些。没有什么东西比 今天失去健康更不幸些。只有它同你最亲近,好好注意它,爱护它。 

第二、使自己愉快。只有愉快里面才有青春,才有活力,才觉得生命饱满,才 觉得能担受一切磨难,才有前途,才有享受。这种愉快不是生活的满足,而是生活 的战斗和进取。所以必须每天都做点有意义的工作,都必须读点书,都能有东西给 别人,游惰只使人感到生命的空白,疲软,枯萎。 

第三、用脑子。最好养好成一种习惯。改正不作思索,随波逐流的毛病。每说 一句话,每做一件事,最好想想这话是否正确?这事是否处理的得当,不违背自己 作人的原则,是否自己可以负责。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后悔。这就是叫通过理性,这 ,才不会上当,被一切甜蜜所蒙蔽,被小利所诱,才不会浪费热情,浪费生命,而 免除烦恼。 

第四、下吃苦的决心,坚持到底。生为现代的有觉悟的女人,就要有认定牺牲 一切蔷薇色的温柔的梦幻。幸福是暴风雨中的搏斗,而不是在月下弹琴,花前吟诗 。假如没有最大的决心,一定会在中途停歇下来。不悲苦,即堕落。而这种支持下 去的力量却必须在有恒中来养成。没有大的抱负的人是难于有这种不贪便宜, 不图舒服的坚忍的。而这种抱负只有真正为人类,而非为己的人才会有。 

三八节清晨 

附及:文章已经写完了,自己再重看一次,觉得关于企望的地方,还有很多意 见,但为发稿时间有限,也不能整理了。不过又有这样的感觉,觉得有些话假如是 一个首长在大会中说来,或许有人认为痛快。然而却写在一个女人的笔底下,是很 可以取消的。但既然写了就仍旧给那些有同感的人看看吧。 
-------------------------------------------
 
(原载1942年3月9日延安《解放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