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文革期间的一桩公案  

2015-02-01 10:08:5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剑英徐向前大闹京西宾馆内幕

【转者按】文革期间曾经有过两老帅大闹京西宾馆的事情,徐向前和叶剑英两老帅都敲起了桌子,叶剑英元帅甚至因敲桌子把手指也敲断了,至于什么原因,众说纷纭,成了一桩公案。现在董狐先生著文解开了其中之谜,转载于此,供大家一起分享。
   【原文】徐、叶两帅“拍案”并非如官方御笔所说的“共同向中央文革抗争”,而是在“揪萧(华)”和“保萧(华)”问题上,徐、叶两帅产生了严重分歧。

据《叶剑英传》记载:江青、陈伯达、康等要军队和地方一样搞“文革”,“不能搞特殊”。叶帅和军委其他领导人则不同意在军队开展“四大”,坚持维护军队的稳定。

“有人采取折衷的态度,主张军队要搞“四大”,但又要保持稳定”。针对这种情况,叶帅态度非常鲜明,坚决反对搞“四大”。会议焦点还集中到揪斗总政治部主任萧华,江青指着萧华的鼻子问:“今晚在工人体育馆召开10万人大会,你敢不敢去?”逼迫他到会上说清问题。萧华以沉默表示对抗。

会后杨勇在排以上干部会上作了传达,总政副主任袁子钦的笔记本被“造反派”抢走。所以,晚上,(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造反派”就抄了萧华的家。

萧华听到风声,立即从后门跑出,先跑到徐向前家,后又到傅钟家,然后坐上车子飞驰到西山叶剑英的住所,躲了起来。

“20日军委碰头会继续在京西宾馆召开”。“萧华到会后,讲了头天晚上被抄家的经过。徐向前气得拍了桌子,茶杯盖子摔到地上。叶帅气愤他说:‘萧华是我保护起来的,如果有罪,我来承担!’说着,也拍了桌子,伤着了手骨。”(《徐向前传》)

《徐向前传》的这个笔法给人的印象,似乎是徐、叶二帅得知萧华被抄家后,共同“拍案”。而官方御笔们也果真将此说成是“徐、叶二帅与中央文革抗争”。但细看这段场景还是存在很明显的不连贯痕迹:

徐帅究竟因何拍案?是因为萧华被抄家?还是因为萧华“躲到叶帅家里”了?而叶帅“萧华是我保护起来的”又是在回答谁?没有问,哪有答?

《叶剑英传》在此环节就透露得更详细些:

萧华来了,徐向前问他,昨晚到哪里去了?萧华躲躲闪闪。徐向前生气地对萧华说:“你是胆小鬼!你怕什么?他们能把你吃掉吗?”他盛怒之下,拍了桌子,把茶杯盖子和碟子都摔了。

原来,徐帅是在质问萧华“昨晚到哪里去了?”并很“生气”地骂了萧华“你是胆小鬼!”之后,才“拍了桌子”的(这里,“徐向前生气地对萧华说……”很能说明徐的“拍案”对象是萧华,而不是别人)。

显然,徐帅是因萧华“躲起来”才骂萧是“胆小鬼”,继而拍了桌子,并不是因萧华被抄家而激愤。

接着,叶帅才大声地说:“他昨天半夜里跑到我那里去了,是我把他收留下来的”——这显然是在回答徐帅“昨晚到哪里去了”的质问。至于“如果有窝藏之罪,我来担当!”,叶帅是为“窝藏”萧华而表示“担当”,并同时拍伤了右掌(叶帅“拍案”对象也就呼之欲出了)。

当时在场的吴法宪道出了真相:“作为全军文革小组组长的徐向前出于责任,和陈伯达一起批评总政治部主任萧华,于是引起两位元帅之间的对抗。”“与会的军中高级将领见两位老帅对拍桌子,谁也不敢说话,有的见势不好干脆溜走了,一时会场大乱。”

对此,王年一教授只是含蓄地道出:“军队高级将领的抗争极为复杂”。

至此,两帅“因何拍案对谁怒”的迷雾就大致厘清了:

徐、叶两帅“拍案”并非如官方御笔所说的“共同向中央文革抗争”,而是在“揪萧”和“保萧”问题上,徐、叶两帅产生了严重分歧。

“全军文革小组”组长徐向前指责萧华躲避造反派抄家揪斗是“胆小鬼”,而“窝藏”萧华的叶帅则放言“如果有窝藏之罪,我来担当!”——最终导致“两帅对拍”。

无独有偶,就在同一天(1月19日)下午五时(京西宾馆碰头会散会后),徐向前也给在西山养病(实为奉林、叶二帅之命“躲反”)的总后勤部长邱会作打电话,命令邱会作“立即回去参加文革!”(《邱回忆录》)。

叶帅得知后,也同样不同意邱会作回去。

但邱会作不敢违抗徐向前的命令,也不想影响元帅之间的关系,还是回了总后。邱当晚即被关押,并遭受造反派“十大刑法”殴打虐待。1月24日晚,林彪收到叶帅转来的邱会作“求救信”后,立即派叶群亲自将邱会作救出。

由此可见,中央文革陈伯达、江青与全军文革徐向前在1月19日同时部署揪斗三总部中的两位首长(总政主任萧华与总后部长邱会作)实非偶然。

周恩来在1967年1月29日与徐向前接见北京军区造反派时曾经提到萧华被抄家后,萧华夫人向叶群求救的事。周说:“北京军区文工团,总政文工团爬门进去,把萧华同志家里的东西拿出来给我。我怎么能收?萧华同志的爱人给叶群打了几次电话。她也是红小鬼。”

这就是发生在1967年1月,全军文革成立后,在军队机关发生的一段历史事实。然“拨乱反正”后,如何“处理”这段史实,却令官方煞费苦心:

一、“反面人物”(林)与“正面人物”(叶)共同反对揪斗军队干部,并出手相救;二、“正面人物”(徐向前)却曾配合“反面人物”(江青等)部署(甚至下命令)揪斗干部;三、两位“正面人物”(徐和叶)竟然“拍案对抗”。

实际发生的史实与官方预设的“脸谱化”模式大相径庭,御笔们才不得不使出“乾坤大挪移”的“春秋笔法”,弄成“两帅共同向中央文革拍案抗争”的传奇故事来掩饰“两帅对拍”的真相。

据查,当时参加“京西宾馆碰头会”的多达40余人,事后与会者对此事大多保持和谐沉默。呜呼哀哉!

董狐以为,“大闹京西宾馆”是在上海“一月夺权”和新改组“全军文革”(徐向前任组长,江青任顾问)的背景下发生的。在那个复杂的环境下,每个人都不是舞台上固定角色的“生旦净末丑”,用“好人”、“坏人”这样的简单脸谱是无法解释的。

吴法宪曾曲笔为徐帅解释“作为全军文革小组组长的徐向前出于责任……”。徐帅和众多高级干部一样,也不可能在文革初期就“先知先觉”地反对毛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他也是想履行好“全军文革小组组长”职责的。

而林彪对文革的态度是:一、在表态上支持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二、对地方上的文革运动采取“不干预、不参与”的态度;三、对军队,则反对在军内开展“四大”,要保持军队的稳定(“不能乱”)。林彪主持、叶、徐、聂元帅参与制定的“军委八条”对遏制造反派的冲击起了重要作用。

关于林彪为稳定军队,保证“军队不能不能乱”(林彪语,见《徐向前回忆录》)所作的努力,徐向前说过:“据我观察,林彪当时有他自己的算盘。他是国防部长,主持军委工作,军权在握,军队大乱,向毛主席交不了帐,对他不利嘛!”

先不论徐帅主观“观察”(林彪的“出发点”)是否准确,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即:林彪并不希望出现“军队大乱”的局面。

【 作者:董狐  题目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