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大学的理想从何处开始迷失  

2012-05-05 09:22:28|  分类: 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者按】什么是理想的大学,什么是大学的理想,这些问题看起来并不复杂,然而,现实地回答却并不容易。不久前,原湖北大学校长刘道玉先生召集了一次“理想大学”的专题研讨会,会上专家们分析了当今大学教育面临的重重危机:人类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生存危机的挑战,而各国的大学对此基本上是束手无策或者熟视无睹,既不能从理论上又不能从实践上提出任何化解这些危机的根本性的对策;面临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终身学习和“非学校化社会”已经或隐或现地展现出来。大学究竟是什么?教师的作用是什么?大学生又将怎样学习?这些都有待人们去探讨,用比尔·盖茨的话说“也许将来大学会变革得面目全非”,当下的高校还没有拿出对策;功利主义的专业化教育,导致学生素质严重下降,学术视野短浅,尤其在国内高校,不仅出现不了大师,甚至还难于承担从事综合性大科学的研究之任;学风浮躁,急功近利,金钱主义盛行,虽然技术成果日新月异,但重大基础性研究却少有根本的突破;在追求“一流大学”的“一片喧哗”声驱使下,追求豪华成风,大楼宾馆林立,教育成本剧增,债台高筑,纳税人不堪重负。会上北大教授钱理群对当今大学的现状评价语惊四座,值得我们深思。那么这些有可能将来成为“比一般贪官污吏危害更大”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如何造就的?只有弄清了这个问题,我们才有可能正本清源,培养出真正有理想的大学生,才有可能造就“理想的大学”。其实,要创办“理想的大学”,就必须创办理想的中学,甚至理想的小学和幼儿园。

 

 北大教授钱理群:北大清华再争状元就没有希望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日前在武汉大学老校长刘道玉召集的“《理想大学》专题研讨会”上语惊四座,他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中国青年报》5月3日)

钱理群教授的这段话说得直接,也让人动容。话语中所概述的诸如“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等等特质,到底是极个别人某个阶段的极端表现,还是相当一部分人常态化的集体群像?换言之,从什么时候开始,理想的大学,以及大学的理想开始离我们越来越远,终至于迷失了方向?值此国内大学纷纷举办校庆的年代,颇有反思的必要。

 在我看来,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指的应该是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在目标追求上过于实用主义,在手段方法上缺乏底线意识,在表达方式上则可以使用自己并不相信的说辞。“精致”云云,不过是一种存在策略,一种纹饰,抑或是一种遮蔽其利己目的的保护色。在这样的人群里,很难找到那些与理想共生共存的真诚、热情、坚持等等品质。

 这种人或许不是如今大学中的主体,却让实用主义侵蚀大学精神。一方面,此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大学里颇受欢迎,很有市场,即便有些人表演得还不那么老到,但配合表演却是没有丝毫问题的。另一方面,时下大学的制度对此不仅很少抵制,某种程度上讲,还在默许,甚至是鼓励这种深入肌理的实用主义。

 眼下正好有一个实例。5月1日,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生王进文在微博上质疑:“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一把手正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博士,但从未见其上课。”随后,相关人士回应称,厅长读的是论文博士,第一年每月集中两天学习,之后专门做论文研究,不需要上课(《新京报》5月3日)。此言一出,网上一片喧哗,质疑声声。

 其实,这一事件不过掀起学历泡沫的一角罢了。有资格派发文凭的大学与有意愿谋求学历的官员一拍即合,文凭只是合作的一个筹码。至于招生的门槛、学习的过程、乃至最后的产品,似乎并不是需要格外留意、格外坚持的事情,很难讲谁比谁更世俗、更缺乏底线。

 若问大学的理想到底从何处迷失,至此或可多多少少有些明了。其一,大学的理想是在大量日常的损耗、细节的溃败、以及习焉不察的妥协中,一点点沦丧的。对此,大学自身当然负有责任。武大老校长刘道玉疾呼,“教育需要乌托邦”,这样的呼吁并非虚文。世人每每提及西南联大,而这所大学最值得珍视的价值,正是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坚守。

其二,大学的理想也并非完全是在大学里面迷失的,早在大学之前,即已经颇多折损,元气大伤了。这些年来,我们的教育从幼儿园、小学、中学一路走来,实用主义、功利主义、市侩精神可谓如影随形,畅达无阻。孩子们在进入大学之前,已经千锤百炼,习惯世俗、习惯表演了。大学阶段不过是加速、加剧了这种表现而已。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诗人刀尔登在《不读<左传>》一文中写道,“我们看《左传》里的平民,也沉着得很,仿佛他的生活,在许多方面都有些余裕,这不仅令人想到,春秋时虽有严重的压迫,方向却单一,并不是从四面八方挤过来,使人成为浑圆的国民。”大学里一旦充斥着“浑圆”的师生,则大学的理想、理想的大学又怎么可能凌空而来,引领着我们走向美好的理想?

【原载《中国青年报》   胡印斌】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