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告博友书  

2010-08-02 09:3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段时间以来,本人在博客上被频频“袭击”。先是唐福珍案发生时,城市拆迁引起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不久北大五位学者发出建议,要求废除或修改《城市拆迁管理条例》,我把五学者的建议书转载在博客,可是就是发不出,只能自己看,所有博友都看不见——我无奈。

    不久前,我去北京旅游归来,在天安门GUANGCHANG上照的相片上题词,结果被告知“有敏感词语,不得发布”,后来我把“广场”一词删除,才能发表——我妥协了。

    几天前,我在杂文报上看到刘吉同先生的一篇杂文,转载于博客,并写上了《转者按》,结果发表后两天,无人问津。本以为博友对此文不感兴趣,大惑不解。后来一博友告诉我,此文已经被“和谐”。像这样经过新闻出版署批准,公开在国内外出版的文章怎么会被“和谐”呢?不久我删除了自己的《转者按》,并申请“快速审查”,半小时后总算见博——我迷茫了。

    昨日在翻阅报章时读到《陈立夫的清贫与段祺瑞的下跪》中的一段尘封的历史:“三.一八”惨案后,段祺瑞曾顿足长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随即赶到事发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并决定终身吃素,以示忏悔。十年后,因缺乏营养,段祺瑞身体极度虚弱,医生建议其吃荤以增加营养,而段祺瑞却不改初衷,说“人可以死,荤绝不可开!”

    台湾作家龙云台曾经说过:“曾经相信过的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有一半是编造的”。本人自接受教育以来,从所读到的历史书上看,对段祺瑞从无好感,读到此文,不禁动容。遂想在博客《心情轻松写》里写上几句。然而,没写几句,屏幕上出现一长方形告示:“很抱歉……”,接着就自动关闭。起先我以为网络在调试,一连几次都是如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还没有发表一句议论,话语权竟然就被剥夺!——我愤怒了!

    段祺瑞可以对“三.一八”死难者“长跪不起”,甚至“终身”禁荤,并兑现诺言,而翻开我们在夺取革命胜利时,老一代领导人的文章,看看新华社在延安时期发表的社论,想想那时的庄严承诺,再读读《宪法》白纸黑字写着的——公民有言论、集会、游行、出版、结社等自由,却如同一纸空文——我失望了。

    于是,我决定:暂时告别整整经营了三年的博客,告别这三年来朝夕相处的博友,尽管我的心情是沉重的,但这也许是一种解脱!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