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法官冤案被发言人越描越冤  

2010-08-20 08:40:3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近期,湖北孝感市中级法院法官冯缤替妻子代理维权,状告本人所在法院,而被开除党籍、罢免法官职务,引起了舆论极大关注。日前,孝感市政法委新闻发言人就此事件接受了记者专访(7月29日新华网)。

读罢该发言人的答记者问,我陡生一种恐惧感———该发言人对事件的描述、分析和结论,似乎是在阐述一种“皇权逻辑”。他在向世人昭示:冯缤从迈出反叛体制、与自己的“主子”叫板的第一步开始,就注定倒血楣,“死”定了。法律算什么?都是扯蛋!权力者的嘴才是真正的铁律!法官冯缤的冤案被该发言人越描越冤!

首先需要确定前提事实。案起源于冯缤之妻胡敏的合法权益遭孝感中院非法侵害,冯缤替妻代理诉讼依法维权。《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该用人单位“应当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胡敏在孝感中院做后勤工已满连续十年,孝感中院理应与之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然而,孝感中院却无视法律规定,要求胡敏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将身份变更为劳务派遣工,遭拒后,孝感中院直接停掉了胡敏的工作。据此,孝感中院侵犯胡敏的合法权益,确定无疑。

该发言人却咬定孝感中院清退胡敏有理,其依据是省政府和市政府的清退机关事业单位临时工的文件。必须严重指出,孝感市政法委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竟然不懂“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基本法律原则。《劳动合同法》第二条规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订立、履行、变更、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依照本法执行。”这就是说,包括孝感中院在内的全国所有国家机关、行政单位也都必须毫无例外地遵守《劳动合同法》。在国家的“大法”面前,你湖北省和孝感市的文件算个什么呢,必须毋庸选择地放弃地方“小规”,服从国家“大法”。可见,孝感中院不与胡敏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毫无道理,赤裸裸违法。孝感市政法委及孝感中院的头头们连这个法律常识都不懂,还有什么资格吃“政法饭”,应该下岗。他们真的不真明白?恐怕是装糊涂,硬拿不是当理讲,胡乱扯遮羞布盖脸。

该发言人说:“冯缤被开除党籍并被免除法官职务与其合法正当的表达诉求无关。”这个谎撒的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相信。冯缤的“合法正当的表达诉求”是什么?就是状告孝感中院侵权。如果冯缤默默忍受侵权,一切都会“和谐”相安,也就不会有冯缤遭罪和受处罚的事情发生了?为什么发言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因为舆论在强烈谴责孝感市的权力者们“结成统一战线”,报复冯缤这个体制的叛逆者。

发言人列举处罚冯缤的理由有三,一是劳动争议仲裁期间,多次到市劳动局妨碍公务,并打伤该局执法人员;二是多次公开谩骂、侮辱、恫吓中院主要领导;三是在食堂用金属瓢猛击院领导头部,并因此被公安机关行拘10天并处罚款500元。我倒要问问该发言人,你怎么不介绍冯缤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先说与劳动局的冲突。冯缤将案子诉至劳动仲裁委(隶属劳动局),超过了法定审限45天不给说法。冯缤到劳动局讨说法,未果,遂在劳动局门口拦车喊冤,和该局执法监察大队副队长李某打了一架,被打成轻伤。如果劳动部门及时受理和裁决,怎么会有冲突发生?显然,起因在于劳动局不依法办事。至于二、三条更不难理解,冯缤之妻的合法权益遭侵害案,有理有据,却得不到劳动仲裁和司法审判的支持,有理无处讲,有冤无处申。彻底绝望了的冯缤,只能与侵权人———孝感中院的头头“私斗硬拼”,对峙逐渐从言语发展到暴力———饭勺砸脑勺,以致被公安行拘和罚款。冯缤并不后悔,他认为自己是在为“法律的信仰”而战。“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要流血,如果我的鲜血能够唤醒司法机关的良知,死是值得的。”这是活人被往棺材里硬按时的呐喊!纵观冯缤一系列过激行为,无不是权力者违法乱政逼迫出来的,“兔子急了也咬人”,这是逼人“上梁山”哇!

其实,发言人在罗列冯缤的罪状时还丢了一条,冯缤曾连续多日身穿法官服,胸佩国徽,手举“冤”字牌,在湖北省高院门口“上访”,严重影响司法机关的形象和声誉。这又能怪得了冯缤吗?这也是“逼上梁山”。要起诉中院必须省高院立案。冯缤将诉讼材料挂号邮寄给省高院,却迟迟不见回复,他只得到省高院上访。尽管他身着法官服,手持“冤”字牌,在省高院门前苦等十几次,始终没有人接待他。迫于无奈,最后他堵门不让车辆进出,车出来就用头往车上撞。这才惊动立案庭庭长,把他拉进法院,答应“研究”。难怪冯缤感叹:“案子能进入诉讼程序,简直是自己用命换的。”对于冯缤的反常和过激的行为,谁又能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呢?应该受到谴责的是湖北省高院,为什么不及时给当事人回复,为什么不及时立案,为什么对待上访者何况是本系统的法官如此麻木不仁?

还有,该发言人的介绍含沙射影,隐喻冯缤是个“恩将仇报”的无良之徒。发言人介绍,“冯缤是1992年以企业职工身份调到基层法院工作的,1998年2月调入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其妻胡敏,原为下岗职工,2000年10月,经冯缤反复申请,市中级法院为解决其家庭困难临时安排胡敏负责审判庭的清理卫生工作”。其意昭然:你冯缤是由一个企业职工的身份调来法院的,你冯缤的老婆本是衣食无着的下岗职工,是法院施舍她一份工作,法院对于你们两口子恩重如山哪!到头来,你们却把法院给告了,把法院的大老板给骂了打了,恩将仇报,太没有良心!依照该发言人的逻辑,冯缤两口子对于自己的“主子”和“恩人”,只有委曲求全、逆来顺受的份儿,自己的合法权益无论怎么遭侵害,自己的冤屈无论多么大,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一声不能吭,并要叩首山呼“谢主隆恩”。否则,就是体制的叛逆,就要受到体制的惩罚。

既然是孝感市政法委出面歪曲地发布该案的信息,公众有理由确信法官冯缤的冤案,就是孝感市政法委主持炮制的。如果这起冤案得不到昭雪,必将以司法界的奇耻大辱的典型代表之一,写进中国司法史。

【转引自《杂文报》  作者  石飞】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