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陈凯旋逃跑戳穿了很多粉饰  

2010-07-28 19:54:5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湖南宁乡县大成桥镇菜贩陈凯旋,“私自”带温总理看了塌陷的大坑。总理离开后坊间传开派出所要抓他。当晚12点过,他的门被敲得叮咚响,夫妻俩惊惶失措,判断“有吏夜捉人”,陈凯旋遂借邻居的楼梯“逃之夭夭”后,方知是一场“误会”,镇政府连夜派人是向他了解当天情况的(《新京报》2010、7、15)。

陈凯旋为什么“怕得要死”?是他做了错事、坏事?不是。他说的是真话,做的是好事。做了好事本应得到表彰,为什么却惊惧不安呢?原因是他做的好事利民而不利官。陈凯旋的害怕是“庸人自扰”吗?也不是。这是来自现实的威吓。一开始,就有人悄悄扯陈凯旋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带总理去。到了现场后又有一个陪同人员和公安对他说:“你将来没有好日子过。”这些“暗示”和威胁,都足够无权无势的陈凯旋“喝一壶”的。

这更有“历史的经验”。这就需要揭揭宁乡县的“老底”了。“大跃进”时期搜、捆、绑、吊打农民就不说了,只说近二十年的几件。1994年,喻家坳乡的曾金明与乡政府签订了建乡煤矿工程的合同,83万多元的工程款乡政府十多年不还,法院判决了,省市领导还有批示,但该乡一名干部说,“我乡政府反正不还债,随你法院怎么判”(《湖南日报》08、6、17)。宁乡县道林公司拖欠益阳农民工122万工钱,农民工多次前去找公司老板文军讨要,却遭到围殴。宁乡县法院执行局某局长说,“大家跟文军平时都认识,不好意思去家里抓人”(《三湘都市报》2010、5、4)。这个“不好意思”是啥“意思”,我想不用更多解释。我还从一位学者的博客中看到,宁乡县农民崔某因减负上访1999年被派出所追捕至少到2004年都不敢回家。而陈凯旋所在的大成桥镇,起码在2006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混乱,官民关系相当紧张。每到煤矿承包时,不得不请来警方荷枪实弹“保驾”,甚至从长沙请来防暴队(红网06、3、1)。陈凯旋生于斯长于斯,这些东西无疑会让他变成“明白人”,那就是官府惹不得。谁“影响政府一阵子”,我让他“倒霉一辈子”。这话的“首创权”是西太后,“活学活用”的是李大伦,但其效应却“遍地开花”。

这里绝不是与刘少奇的故乡过不去。实际上各地大都“彼此彼此”。全国因上访和揭露腐败等原因得罪了政府和官员,从而遭到辱骂、罚款、毒打、追捕、强行送精神病院、关押、劳教、判刑的比比皆是,甚至还有被逼死和谋杀的。至少宁乡县还没有出现唐福珍。这些现象,无疑也要给陈凯旋脑子里打上“深深的烙印”,使他懂得“胳膊扭不过大腿”,于是只有跑了。尽管目前政府叫陈凯旋“安心回来做生意”,但巨大的恐惧感还是包围着他,“我还是比较怕,白天不敢多出去走动。我前几天把蔬菜店卖掉了,因为怕有人砸我的店”(凤凰网7、16)。这有什么奇怪的呢?2005年11月7日,宁乡县就将前来采访的长沙电视台记者打了,还砸坏了采访设备。邻近的湘潭县,连堂堂的新华社女记者刘非小也打了(人民网06、2、20)。这有什么办法呢?就像一个屡屡耍流氓的人,这次他说要“立地成佛”,但谁相信呢?陈凯旋是中国农民的一员,他的惊恐典型地反映了中国农民真实的生存状态。

陈凯旋的逃跑,还令很多粉饰露出了“麒麟皮下的马脚”。我们的文艺舞台上充斥着“咱遇到了盛世享太平”;CCTV上的农民无一不是兴高采烈;诗人、作家笔下的农民生活充满了阳光;“主流”理论家在各种场合和媒体上滔滔不绝,诠释着“优越性”使人民如何幸福、民主、自由,义正词严驳斥国际上“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宣示我们的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然而,陈凯旋深更半夜的惊惧而逃,将这一切都戳破了。因为说了真话、做了好事却变成了惊弓之鸟,这样的人民离幸福、自由、尊严肯定还有很长距离。

【转引自《杂文报》作者:刘吉同】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