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怀念老胡  

2010-03-12 15:55:03|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胡,身材矮胖,身高仅1米60左右,胖乎乎的脸,略有短须,肚子微微发福。他原名胡关卿,又名胡桂清,祖籍安徽歙县,13岁那年,来我县新市镇当学徒。解放后参加工作,曾经在县委宣传部当过秘书,后于60年代来我们乡(当时叫公社)当乡干部,负责宣传。我与他相识相交于特殊的年代,感情深厚。不幸的是他英年早逝,逝世那年他才51岁。20多年来,我一直怀念他,他一直活在我的心里。

    老胡,学历不高,据说只读过几年小学,但是他读书勤奋,常常挑灯夜读。他写得一手漂亮的文字,小巧而清秀。他才思敏捷,善于分析,擅长写作,曾经与浙江日报记者联名在省报上发表过长篇通讯。他待人诚恳,善待小辈。最使我钦佩的,是他的高尚人格——为了朋友免遭政治迫害,宁愿代人受过。

    1969年4、5月间,清理阶级队伍开始不久,很多人借机清除异己,大批有历史问题的人员遭受残酷迫害,各种批斗层出不穷,服毒、上吊投河自杀的事情不绝于耳。人们诚惶诚恐,谨小慎微地生活着。

    有一天,我在会议上到一个消息,供销社工代小组将于第二天揪斗“现行反革命分子”俞XX。俞XX曾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部队受过禁闭处分。原因是四个战友一起打牌,一方经常胜利,自我标榜是GCD,一方经常失败,被贬为GMD。有一次,经常输牌的一方居然获胜,于是俞XX便脱口而出“我们GMD,打败了你们GCD”。不久,被人举报,他们被怀疑组织反革命小集团,并以此而关了禁闭。后来经部队甑别,未作处理,让其退伍回原籍。在政治浩劫中,任何人都像一只在狂风暴雨中的小舟,只要轻轻一拨,就会船毁人亡。当时,我犹豫不决:直接通知俞XX,我会因此而受牵连,有很大风险;不去通知他,那等于见死不救。几天前的一幕顿时浮现在眼前:那天,供销社一个叫方XX的女子,平时比较爱打扮,有的领导的妻子认为她与丈夫有染,泄私报复,借机批斗她,让她挂牌游街。有一天,方XX因受不了折磨,乘人不备,逃了出去。附近农村一个独身老人收留了她,结果被抓了回来,双双挂牌游街,还把方XX的头发都剪了,并让他们站在凳子上自己羞辱自己。隔了一天,方XX就含愤服毒自尽。

    那天晚上吃了晚饭,天很黑,没有月光。我独自去找老胡,因为他是我最信赖的人。我跟他讲述了一切,并决定冒险去通知俞XX逃跑,我认为只要避过这一段时间,相信他就能化险为夷。因为我曾经亲眼看见俞XX有“预备役军士”的证件。听了我的叙述,老胡脸色十分沉重。他打开房门朝外面观察了一番,像做地下工作似地压低了声音对我说:“你不能去!为了保护更多的同志免遭不测,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去!”他说得斩钉截铁。接着,他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似地对我说:“这事得我去!”并分析说“我是国家干部,谅他们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另外我没有参加会议,他们没有理由怀疑我。你还年轻,受不起打击,再说还有许多人需要你保护……”。接着我们商量了俞XX逃跑的路线,并派我经常出差去购买农机配件的堂哥负责与他联络。

    无休止的政治运动,扭曲了人们的心灵,使人人自危,为了自身安宁,同胞之间也会形同陌路。那天晚上半夜时分,老胡冒着危险敲开了俞XX的弟弟家的门。谁知俞XX的弟弟怕祸及自身,拒绝向哥哥传递消息,老胡不得不登门向俞XX报信。当天晚上,俞XX按照预定的路线,逃往他在嘉兴的姐姐家。第二天,工代小组的人员一早上门去揪斗俞XX,才发现俞XX已经逃之夭夭。正在他们前往嘉兴去追踪时,俞XX逃往住在余姚的舅舅的家。因为那里正在武斗,才使他逃过了一劫。几个月后,MZD发表了“最新指示”:“清理阶级队伍,一是要抓紧,二是要注意政策。”俞XX平安地回来了。期间,厄运却降临在老胡的头上,他被到处揪斗,还受到了“坐飞机”等酷刑的迫害。不久,他被调出了我们乡(公社)。

    三中全会以后,历尽风雨的老胡,从莫干山麓调到了新市镇南郊的高林乡,乡政府设在途经新市的古运河畔,我曾经去那里看望过他,并且彻夜长谈,为在政治运动的劫难中幸存而高兴。谁知不久后,传来噩耗,老胡因患脑溢血去世。原来,前一天,县人武部的政委下乡,他热情招待晚餐,两人起兴,多饮了些酒,因他平时有高血压,第二天早上起床,突然跌倒。由于爱人上早班,家中无人,错失了抢救时间,以致英年早逝。由于当时的通讯条件差,交通也不方便,我得到信息,匆忙赶赴他家时,他已经入土。我伫立在离乡政府不远的河边的坟墓旁,面对尚露出一截的棺木(当时还未实施火葬),含泪告别。从此我们阴阳两隔,天各一方!

    我和老胡非亲非故,但是他那待人的真诚与热情,他那好学不倦的精神,尤其是他那高尚的人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常常把他作为行的高标。愿遥远的天国没有劫难!愿老胡在遥远的天国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