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走在乡间的路上  

2009-08-07 11:50: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历六月十四,是我舅舅逝世三周年祭日。按照乡风民俗,我们得去舅舅家祭奠。早上妻子早早地上街购祭奠物品,也给舅妈准备些礼物。因为沿途要经过我姑父家,顺便也准备些礼物去探望姑父。

    因为舅舅家在老家乡下,女儿早已开车上班,不得不乘坐公交车而去。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又换乘了农村中巴,不到半小时,就在一个公路的岔道口下了车,手提肩背地走在了乡间的路上。

    说来真巧,刚下车就看见一女子跨在摩托车上打电话,仔细一瞧,是表弟的大女儿。原来她在等我母亲从新市侄女家赶来。于是她将我送了一程。因我要顺道去看望姑父,就在半途下车,步行前往。

    如今的乡间的路,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羊肠小道了,代之而走的是黑黝黝的柏油马路,平坦而宽阔,时而汽车风驰电掣,时而摩托车呼啸而来。这时,当年那首《走在相间的小路上》就回荡在我的耳边:“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荷把锄头在肩上 ,牧童的歌声在荡漾 ,……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 。”浮现在眼前的是那泥泞的小路,蜿蜒曲折,走着走着,常常会使人有“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感。如今公路两旁,宽阔的机耕路纵横交错,田间小路阡陌相通,把原本千补百衲的田块裁剪得整整齐齐。沟渠宽敞,水流潺潺。渠沟上栽种着黄头、棉花;农田里黑黝黝的禾苗长得十分茂盛,田里不时有少些农民身背喷雾剂在是农药。就是看不见“暮归的老牛”,听不见牛背上的牧童那支短笛吹出来的那“隐约”传来的笛声。

    走下柏油马路,穿过一条机耕路,前面就是姑父家住小村庄。拐过一个弯,前面是一排各色农家小院。门前栽种着各种瓜果,还有各色花树:樱花、海桐、紫薇和美人蕉……看来如今的农民也讲究起生活情趣了呢!一幢幢农家小院各有特色,偶尔也有三层别墅,外面围有铁栅栏,外墙都砌着高档装饰砖,屋顶通常是琉璃瓦。一般是三间门面,楼梯在外面,楼下放置物件,二楼是客厅和饭厅坐起间,三楼是房间。

    姑父家坐西朝东,背靠一个数平方公里的湖(当地叫“洋”),因为湖边有座山,山形像人的两条眉毛,俗称齐眉山,所以人们把它叫做“齐眉山洋”。湖中养殖着河蚌珍珠和鱼,不过湖水再也不是清澈见底了,童年时歌唱的“清清小河旁,有个幸福庄”,倒是基本实现,可惜这河水却浑浊了。

    走进姑父家,令人寒心。姑父今年87岁,前几年摔了一跤,落下终身残疾,卧病在床。说起姑父身世,也令人心酸。解放前,姑父祖上也是殷实人家,从小也读过几年书,后来曾在湖州银行工作。解放后,肃反时因是国民党员,被清除出银行,一直在农村务农,但也颇有名望。姑妈早年去世,扔下表兄,靠姑父一手抚养,从此也不再婚。可天有不测风云,表嫂婚后患有类风湿关节炎,也已在十多年前病故。姑父一身清贫,却从无贪念,一身清高自重,颇有君子遗风。80年代初,落实政策时,湖州银行曾要给他落实政策,给他抚恤金,要他写申请,可是他说自己没有工作,不要这不义之财,以至贫困潦倒。表兄身有印刷技术,但也无资金实力办厂,只能每天早出晚归给城里老板打工,孩子虽已成人,但已出嫁或招赘,而今父子俩相依为命,勉强度日。

    从姑父家出去,走出平坦的水泥路,来到宽阔的柏油马路,匆忙赶到舅舅家,祭奠了舅舅,已经是午饭时分。在一片“南无阿弥陀佛”声中,亲友们缅怀舅舅,寄托了各自的哀思。

    午饭后,一个学生来电,得知我在,要开车来接我到他的厂里。告别了亲友,离开了故乡的土地,踏上故乡的马路。回程路上,感慨良多:乡间小路已经变成宽阔的柏油马路,农民生活也确有提高,但是环境已经受到严重污染,人们的贫富差别也不断加大。愿故乡的道路越走越宽广!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