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教师,真的好无奈  

2009-06-21 17:5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常说,教书这个职业是“阳光下最崇高的职业”。这些话被无数个领导重复过,被无数个“教师节”宣扬过。然而,天底下哪个职业不崇高?农民,工人,还是解放军?人活着就得吃饭、穿衣,没有农民、工人,人类就会成为穴居野人,没有军人保家卫国,人们就会国破家亡。

       人们常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是说教师肩负着塑造孩子心灵的责任重大。然而教师的“灵魂”又是谁来“塑造”呢?人们在强调了教师的重要地位时,恰恰忽视了这一点。

        随着教育产业化的提出,我国的教育事业不断发展,大学如雨后春笋,大学生已经不再是稀有资源。而被称之为大学生“摇篮”的中小学,已经和医院一样,越来越成为“高风险”的地方。许多教师对目前的现状,真的好无奈!

       首先,学生不愿学习,厌学情绪严重。许多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不少学生上课无心听讲,甚至随意讲话,传纸条,不肯做作业,抄作业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情况更是严重,他们缺少家庭温暖,心理不健康,无论怎样与他(她)们谈心,总是无动于衷,说假话骗老师、打架、逃学,离家出走也时有所闻。2007年下半年,我们学校(县属学校)有四个初三女生,结伴离家出走,跑到了厦门。她们在离家前没有任何迹象,提前筹集资金,把生活用品提早存放在超市的柜子里,并跟父母同时出门上学,然后说东西忘了,回家拿了随身物品,所以家长以为她们到学校了,等学校的老师发现她们没有来上学时,她们早已远走高飞。幸好有个家长的手机有“GBS”定位系统,才发现了她们的行踪,几天后,路远迢迢赶到厦门把她们找了回来。因为学生在家出走,家长也没有找学校的麻烦。而学生回来后,所有老师都不敢批评,只能好言相劝,生怕她们再次出走。面对这样的学生,老师能不无奈吗?

       现在的学生大多是独生子女,他们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家中的“皇帝”、“公主”,一旦发生问题,学校首当其冲,家长寻衅闹事时有发生,弄不好学校和老师就会不得安宁。2008年中秋节前夕,我县一所县属中学的一位初三学生,因不堪学习的重负,在家里跳楼自杀,好在他生前写有遗嘱,没有写学校有什么过错,老师们才逃过一劫。可是在同一所学校,有个学生学习成绩差,有一天逃学了,老师没有及时联系家长,就遭来横祸。家长带了一批人,把校长堵住,把政教处副主任打了。我县一所省重点高中,有学生因为同学之间有矛盾,各自纠集一些人,发生群殴,双方家长都出动,老师劝驾也被打,一方把另一方家长也打了。有的学生,在校期间被老师批评,毕业了就动员一切力量告老师。2007年,我校有个学生,毕业前曾经跟老师发生过矛盾,因当众辱骂老师,老师忍无可忍,打了个耳光,当时他父母将他转学去了云南,后来又要求回来,毕业后,他的有个亲戚,是省政协委员。因为当时来学校老师没有接待让她坐,就把事情反映到省里,层层批转下来,校长邀请她来,结果就是赔钱,把转学的花费及去云南来回的机票全都报销,才算了事。几年前,一所乡级中小学,因台风来临,提前放学,一个学生在回去的路上不幸溺水身亡,家长们找到学校,校长被打,到处藏身,最后赔了钱才了事。因为这样的事情,教育局又增加了一个机构“安全科”,安全重于泰山。领导逢会必讲,天天担惊受怕,因此学校几乎封闭成军营,进了校门就不能随便出门。尽管这样,“树欲静而风不止”,事情还是不断,体育课打篮球,手臂骨折,腿摔伤,就是周一早上升国旗,每次都有几个学生晕倒,不要说组织学生春游和秋游了,最好成天禁锢在教室里,似乎这样才安全。面对这样的现状,老师们能不无奈吗?

       其次,教师的压力十分沉重,许多老师都处于亚健康状态。早在2003年,浙江省教育厅就下发了减轻中学生课业负担的《十七条禁令》,但是学校基本上没有执行。尽管当时雷声很大,包括签订“责任状”,但是一阵风过后,像秋天树上掉下了几片黄叶,无声无息了。上级教育行政部门,阳奉阴违,把学习成绩、升学率当做武器,要不同生源的学校考出同样的成绩。层层下压的结果,就是加重学生负担,因为弄不好就得下岗“试聘”(可教育局的大人老爷们可旱涝保收,没有下岗的危机),学生成了做题目的机器,学习不再是“乐趣”。有个数学高级老师上课时,有学生举手说,“老师,这道题目我们已经做了六遍了”,那老师瞪着眼说,“你会做了吗?”弄得学生哭笑不得。学生的书包越来越重,五花八门的资料越来越多。不少家长为了提高孩子的成绩,揠苗助长,请家教,可学生在学校这么长时间也学不好,家教就能点石成金吗?有的学生挖肉补疮,补了这课,那课的成绩反而下降,连作业也完成不了,作业做到晚上十点已属正常,睡眠严重不足,上课哈欠连连,眼睛布满血丝,近视率越来越高!教研室成了资料贩子。表面上规定不准征订资料,可是他们变着法子让学生订,还美其名曰为提高教育质量,“市教研室统一编写”,还让学生家长签字,“自愿征订”,有的学生不愿订,可他们是官商,资料早已经运到学校,学校只好让老师做工作,避免“损失”。打开资料一看,两套资料很多是重复照抄,有的整版一字不差,可资料上挂着教研室主任的大名,价格又成倍地提高,说这样可以防止教师拿“回扣”。他们既不教,又不研,搞几次竞赛,征几篇论文就誉满天下。殊不知有的教师连一张户籍证明也不会写,一个晚上能写出洋洋洒洒的获奖论文,难怪中国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论文大国!知情者说,网上有论文出卖,明码标价,只要有钱,有厚脸皮,不怕获不了奖,可这“论文”又有什么用呢?天晓得!但这又能怪谁呢?老师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们真的好无奈!

        一年一度的寒暑假,成了某些部门的赚钱机会,县教育局成立了“假日活动中心”,有的学校举办暑假班,有门道的也乘机举办名目繁多的补习班,变着法子掏学生们的钱。他们名誉上是“XX夏令营”,实际上是变相的暑假班,名誉上是学生自愿,实际上分配名额,让教师做工作,而费用却高得惊人!除了给有影响的教师支付报酬外,可观的收入不知去向,连是否纳税也不得而知。家长们都希望日后考入一个好学校,明知是个“口袋”也往里钻,把学生休息和“玩”的权利都剥夺了。我曾想,既然我们的某些领导和教师(其实一线教师大部分都反对)那么喜欢上课,那么建议教育部干脆取消寒暑假,让孩子们享受“免费教育”,免得家长掏破了口袋,也可让那些一心钻营赚学生“钱”的人,断绝财路。但是这一切,教师们管得了吗?该管的大人老爷只管数钱,也没有心思管!你说教师能不无奈吗?

         行文到此,忽然想起著名数学家陈省身教授给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题词“不要100分”。陈教授不要100分,却要的是孩子的创造力和学习潜力,而现实却要“100分”,哪里管其他力呢?你说教师能不无奈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