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我做了一回“黄世仁”  

2009-01-20 16:52: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小时候看了丁毅和贺敬之执笔创作的《白毛女》后,黄世仁在我的脑海里就成了地主老财的代名字。在我接受的教育中,旧社会穷人过年似过关。每逢过年,“杨白劳”们就会出门躲债。不过,听村上的老人们说,我们本地被划为地主的,好像并没有“黄世仁”这样狠心,倒是和长工们一起劳动并脚上也穿草鞋的。但是我对黄世仁在雪花飘飘的除夕夜,去杨白劳家逼债的事情却耿耿于怀。

     几天前的傍晚,小舅子突然来到了我家。他告诉我,他给下舍洋南橡胶厂送去的石灰款,还没有要回来,可老板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那工地的建筑单位是一个叫德盛公司的,在武康塔山小区。要我帮他去把欠债讨回来。小舅子身材矮小,今年54岁,与瘦弱的身体极不相称。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平时在田里劳作,兼做一点石灰生意。他从遥远的临安把石灰运来,化好后卖给一些建筑工地。“谁知道老板居然跑了”,他说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这时,我忽然想起,近段时间来,我们县已经先后有近600个人逃跑了。这些平时坐香车、饫肥鲜、吆五喝六的老板乘着“金融危机”的到来一个个“飘”了。

    小舅子说着就把一叠凭据递了过来。我接过那些皱巴巴的“收款收据”,显得十分尴尬,在一旁老伴的敦促下收下了这些凭据,答应帮他做一回讨债的”黄世仁“。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饭就出发了。天阴沉沉的,东方的天边淡淡的云层中只露出了太阳的轮廓,阳光被云层这盖得严严实实,活像一面毫无光泽的镜子。走出小区,沿着云岫路往南走,穿过舞阳街,不远处就是塔山小区。路边一座朝东的楼房,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浙江德盛建设集团德清分公司”。可是两扇卷拉门都紧闭着。旁边小店的主人告诉我,正在走来的是公司的出纳。

    我跟随女出纳走进了公司大门。左面是办公室,可是可以看出办公室已是“车马冷落”;右面是通道。迎面是一座铜鼎,放置在一个黑色的鼎座上,鼎座中央有“鼎盛”两字。鼎在中国是权力、稳重、富贵、财富的象征。放在这里,预示着主人想拥有财富和权力的欲望。走过玻璃屏风,楼梯的拐弯处有一方小池。拾 级而上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工程部等办公室。

    从八点钟等到九点过后,还不见总经理到来。女出纳告诉我,公司经理有两个,一个姓钟,一个姓周。我等得有点坐不住了,便从楼上走到楼下,这时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人,中等个子,大约三十多岁,黝黑的皮肤,俊俏的脸上长着一对有神的眼睛。我连忙上去问老板贵姓,他一边打开后备箱拿出一包中华香烟,一边警惕打量着我。我向他说明了来意后,他若无其事地说了声,“这由周老板管,他还没有来!”说罢径直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我跟随着他,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办公室十分宽敞,两间门面,宽大的办公桌安放在靠北面,坐北向南。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诚于中信求外”;右面墙上挂着一块小匾额,上书“奋进”;对面是一组真皮沙发,显得豪华阔气。沙发的西面放置着由古木制成的桌子,旁边放着一座根雕,豪华之中蕴含着不协调的文化气息.

    钟总坐上太师椅,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独自点上一支中华烟,手里的鼠标不停地在屏幕上点击。他时而接个电话,时而打个电话,每一个电话都离不开一个“钱”字。讨债的人们陆绎不绝地到来,他漫不经心地敷衍着着前来讨债的人们,几乎忽视了办公室里还有一个我。

    时钟已经超过了十点,周总终于在我内心的千呼万唤中到来了。十点零五分,等了两小时零五分的我,透过玻璃窗,看见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公司的门口,车牌为“浙E9599”。周总身材高大,白皙的脸,宽阔的前额,显得富有光泽,头发稀疏,中间高耸,一律向后倒,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有点斯文。我赶忙向周总说明来意,并拿出相关凭据。周总慢条斯理地说,那包头已经逃跑,我们已经报案,等案犯抓到后,确认有这笔帐的话,我们公司一定不欠分文。我说,这工地是你们公司承包给他的,现在他跑了,你们一定要负责。凭据上有  他的签字,这血汗钱你们必须得付。

    讨债的人又来了一拨,一个女子问周总,我们的钱今天一定得要,周总说没有钱,那女子说那不行,你们说话不算数,上次你们这样说,我们就不等到今天了,语气斩钉截铁。周总说,那就随你们吧,但声音低沉,显得毫无底气,就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分文未取地走出了公司的大门。回头看,那铜鼎真像一只睁开的血盆大口。啊!真是今非昔比,当年“黄世仁”是债主,杨白劳是佃户,黄世仁强凶霸道,要不到债就把喜儿也抢走了;如今,身为债主的“黄世仁”们,对那些欠债的“杨白劳”们却一筹莫展、无可奈何!在权力和金钱结亲攀友的今天,世界变得颠倒了——“黄世仁”(债主)倒不如“杨白劳”(欠债者)了!当了一回“黄世仁”后,真让人感慨万千:当一个国家的国民,连起码的诚信也失去的时候,这样的国家和民族是难于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