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一生青春在身外  

2008-08-30 20:52:35|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恩师郑择魁先生

      9年前—— 1999年1月31日(腊月十四)上午5时30分,65岁的恩 师郑择魁先生突然离我们而去。当时正值春节前夕,我按惯例打电话向先生贺年,谁知接电话的却是从美国耶鲁大学回来奔丧的以坚,他悲痛地告诉我,先生已经去世,并已经火化,并让我不要赶去了,因为前去送行的人实在太多。听到这个噩耗,我长久地伫立,遥望南天,悲痛无限。   

      先生离开我已经九个年头了,但是他那音容笑貌依旧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一头苍白的头发,慈祥的脸上有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敦实的鼻羽上架着一副方形的眼镜,上排牙齿微露在唇外。今年九月十日是我国第24个教师节,在这个节日即将来临之际,我更加深切地怀念我的恩师郑择魁先生。

     先生出生在浙江省天台县一个农民家庭,1952年考入慈溪师范学校求学,后考入浙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就读,1958年8月毕业留系任教。1963年至1965年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深造,师从鲁迅研究专家唐弢,随后一直在杭州大学中文系教书。先后担任中文系主任、系总支书记,并担任过许多社团职务: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浙江省文学学会副会长、浙江省鲁迅研究会会长等。

       先生一生为人民的教育事业鞠躬尽瘁,潜心学术,治学严谨。无论在校读书期间,还是毕业以后,每次我去先生家拜访,他总是在十几平方米的书房勤奋苦读,听到我到了,他就和师母朱克玲老师轮流来陪我。记得毕业后有一次,我去看望他,他的大儿子以坚正在学军中学读高中,他说自己没有时间,让我帮助看看他的作业。由于他三十年如一日,把“时间消耗在十几平方米的书斋兼卧室里”,所以成果卓著。他一生发表论文近百篇,他的学术著作曾获浙江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二等奖;他一生留给了我们许多精神财富,他的著作有《〈阿Q正传〉的思想和艺术》、《柔石生平及创作》、《戴望舒评传》、《吴越文化与中国现代文学》、《左联五烈士评传》等,其中有的著作被翻译成英文,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1988年他被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编入《世界名人词典。大洋和远东名人录》,享有 永久 国际性的 承认。他终生为教育事业奋斗,无怨无悔,“春蚕到死丝方尽”是他一生的写照。正如1988年9月10日他在《杭州大学报  》上所说的,“在飞舞着粉笔灰的黑板前,在散发着油墨香的书斋里,我体内的青春悄悄离去,我的头发变成苍白,躯体逐渐衰老”,“我奉献了身内的青春,但身外的青春常在”。是的,虽然先生 的身体已经在遥远的天国,但是他的精神,一直激励着我为人民的教育事业勤勤恳恳地工作,这就是先生所说的“身外的青春常在”吧!

          先生仁厚善良,品德高尚,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是一位实践了“温、良、恭、俭、让”高尚品德的君子。先生待人诚恳热情、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有一次,他和曾华强先生带领我们去绍兴齐贤区搞社会调查,他和我们同吃、同住,当我和秦仲贤同学执笔完成了调查报告的写作后,他给我们一一修改,甚至连标点也逐个改正。在先生的指导下,我们顺利地完成了写作任务。回到绍兴后,他用自己也并不高的工资请我们一起在一家规模不大的饭店吃饭,我还第一次喝了“绍兴老酒”,令我们所有同学没齿难忘。大学毕业后,我几乎每年去看先生,后来我受到了政治迫害,好久没有去看他,也没有给他写信。先生知道后,就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坚信我没有的问题,并告诉我如果有冤,他可以直接带我的材料去省有关部门代为申诉。在那阴霾笼罩的日子,是先生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不久我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先生得知后,来信邀请我去他那里散散心。那年暑假,我带着女儿去杭州,并在先生家里住了两天,多次聆听先生的谆谆教诲,这成了我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一个学生在生活最迷茫的时候,先生给了我最大的安慰,这是我莫大的幸运!

       先生以自己的品行率先垂范,教子有方,两个儿子都先后成材。大儿子以坚毕业于浙江大学,分配在杭州大学数学系任教,后公费去美国耶鲁大学深造,并留在耶鲁大学任教。小儿子以兵被南京大学物理系免试录取,并在南大研究生毕业,去美国印地安那大学深造后留任在那里。1982年8月,我去杭州看望先生,正值以坚赴美留学前夕,先生和师母正在为他准备行装,我匆匆告别了先生。此后,由于生性驽钝,毫无建树,也自觉难于面见先生,只是在过年过节时打电话问候,想不到那次分别竟成了永诀!

      先生一生立志“青春在身外”,在此,让我用当年中文系全体同仁的挽联来结束全文:“研鲁学评新月潜心搜史料论著等身,勤工作诚为人抱病育英才业绩长存”!

    愿先生在遥远的天国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