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说一说我的鲁迅心路  

2007-10-14 11:40:5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二十年来,学界开始重新评价胡适。目前的结论趋于一致。胡适的容忍,胡适的自由主义思想,胡适的耿耿爱国之心,胡适的善待他人,均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好评。胡适的“全盘西化”主张,曾经遭到一些人的曲意歪曲,现在则得到了澄清。若干年前向西方学习揭开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序幕,而新一轮向西方学习必将有力地推进我民族走向社会和谐。“现代化绕不过胡适”,胡适成了一百多年中华民族知识分子追求进步、热爱真理、忧国忧民的一种精神象征。

与此同时,对鲁迅的争论却逐渐多了起来。人们对鲁迅思想在现代化进程所起的作用,到底是积极还是消极,存在着尖锐的分歧。今年又是鲁迅逝世七十周年,这也使围绕这个话题所展开的争论,变得更加激烈。

应该说,这种争论是有益的。在宽松、平等的氛围下,让不同的观点自由交锋,事物的本质终会逐渐显露出来,从而使所有参与争论的人的思想认识得到深化、开拓、提高。

笔者以为,鲁迅是一个复杂的时代在一个复杂的民族出现的一个有着复杂人格的人物。所谓复杂的时代,即中国正面临着大变革,但向何处去,却又不清楚;整个世界在前进,但极权主义的本质尚未暴露,自由主义的活力尚未充分显示。所谓复杂的民族,即经过明代专 制政治、清代外族统治、宋代以后假道学的摧残,《诗经》时代形成的纯朴民风、大唐时代的泱泱大国风范,早已荡然无存,人人自危,人人唯利,人人口是心非;经过新文化运动的冲击,旧的文化威风扫地,新的文化却远未形成,国人的文化、信仰呈现出一片真空。而一百年中屡遭列强侵犯,又使国人对西方列强产生极度的不信任,不但怀疑他们的对华政治经济政策,而且也仇恨他们的先进政治经济制度和价值观念。总之,时代是畸形的,民族是畸形的,这导致了许多人的人格和思想畸形地生长:他们一方面向往美好的事物,另一方面却缺乏判断美丑的能力;他们一方面向往自由、民主、友爱,另一方面又不能以自由、民主、友爱的态度对待世人;他们一方面希望能像别人那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另一方面又是对别人的幸福快乐生活充满嫉妒和怨恨。

这个时代的人,再也不甘于做一个奴隶了。但怎样才是一个自由人,怎样才能成为一个自由人,他们却不知道。甚至连陈独秀这样的先知先觉者,也不知道这个道理,于是在听到苏俄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后,竟然激动得晕头转向,以至把自己一向倡导的民主和科学,抛到九霄云外。直到二十年后才从大梦中觉醒,但已悔之晚矣。不想当奴隶,却不知道什么才是通往自由之路,便是那个时代绝大多数民众的尴尬。

鲁迅先生,便是绝大多数民众中间的一个。

鲁迅的思想和人格,包罗万象。在一些方面,十分可贵。如“我以我血荐轩辕”的爱国热情,如“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的创新精神。如“从来如此,便对吗?”的怀疑态度。如对“合群的自大”、“爱国的自大”的批判,对“个人的自大”的向往,如也曾经热烈地倡导过“拿来主义”。如对官场腐 败的批判,对底层民众苦难的同情。如“愈艰难,就愈要做”的毅力。如《野草》中“是的,我只得走了。况且还有声音常在前面催促我,叫唤我,使我息不下”的深厚社会责任感。如在杨铨遭到国民党当局杀害时,冒着危险赴万国殡仪馆为杨铨送行的凛然正气。如批判华老铨父子把烈士的心脏当作治病的药、不知科学、不辨是非的愚味。以上种种,均十分可贵,体现了过人的才识、意志,体现了那个时代优秀知识分子追求进步、忧国忧民的精神。

但是,在鲁迅的思想和人格中,也存在着深刻的缺陷。受个人阅读、生活经历的局限,鲁迅的学识失之片面。他对苏俄文化了解得多一些,但对美国、欧洲的文化则知之不多、知之不深。这使他看问题往往失之片面。许多观点看似有理,实则肤浅,经不起时间的检验。没有到过西方国家,不了解工业化、市场化、民主化的力量,只看到中国企业、市场、政治制度的弊端,使他的文章缺少热爱现代社会文明的价值趋向,向导不了社会的前进。缺少基督教文化的滋润,缺乏现实生活中美好人类感情的感受,使他对人性中美好崇高的一面认识得不够,对博爱、宽容、不同的人可以和谐相处,认识得不深。他的“一个也不宽恕”,如果我们考虑当时社会环境的恶劣,对这句话多多少少还可以谅解的话,那么现代社会则无论如何不应效仿;因为缺少宽恕,绝不会有社会和谐、人类安宁。他对于国民党、共 产 党之间的政治纷争,没有站在民族利益上去把握,而是站在阶级利益上去把握,这是价值判断的错位。他批判古代社会“秀才不出门,而知天下事”的局限,却不知现代社会秀才才是第一生产力,是人类文明的火车头。他拿阶级性来否定知识分子的公共性,不能不说,是认知上的重大倒退,为极权主义对知识分子各个击破推波助澜。他与同时代的其他知识分子,往往求异,却很少“求同”,这也削弱了当时原本就十分脆弱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力量,同时也使自己难以与同时代其他优秀知识分子中进行精神营养的互补。他同情工人、农民,这是对的。但却认为工人、农民是中国革命的领导力量,这又失之偏颇。不懂得以职业来划分阶级、以阶级来判断进步与落后、正义与邪恶,本身就是牵强附会,是庸俗、不对人类的利益负责的恶劣哲学,其后果除了导致整个民族内部自相残杀以外,并没有任何积极的意义;更不懂得中国的工人、农民有着深刻的落后性,大多数是鲁迅自己笔下的华老栓、祥林嫂、闰土、阿Q之辈,无法为自己开创广大的未来。

以上种种,体现了鲁迅对人性的思考失之肤浅,对时代发展方向的把握严重错位,难以向导我民族思想文化的现代化。后来政治上的极端势力把鲁迅当作阶级斗争的工具,打击热爱独立思考、热爱民主和科学的知识分子,固然有其匪夷所思的用心,但鲁迅思想中的深刻缺乏,也让他们有空可钻。

写到这里,笔者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笔者自己,这些年来,一直是鲁迅的热爱者之一。多年来,笔者对鲁迅的思想,肯定的多,批评的少。总是对一些人批评鲁迅,持不以为然的态度。

但是,对照一下鲁迅的言论与后来中国极左时代的许多思想,不难发现其中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照一下鲁迅与这几百年来浩浩荡荡的自由主义、宪政民主、市民社会三股人类文明巨大潮流,不难发现其中的严重脱节。对照一下鲁迅与耶稣、雨果、陀斯妥耶夫斯基、泰戈尔等人倡导的博爱,不能不发现鲁迅思想的狭隘、苍白。这使笔者幡然悔悟,毅然与鲁迅思想落后的部分分道扬镳。

走出精神的这一步,不禁感到一阵轻松。一个困绕着我心灵许久的问题,终于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答案。是我个人近些年来思考人生和社会的一个收获。

但是,仍然有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的思考。

一是叛逆者的命运。一种思想存在许多时间,若不与时俱进,便会显得落后。这时社会便会出现叛逆者,对旧的思想进行攻击,倡导革新。但是,叛逆者往往会走上真理道路的歧途。一是不注意汲取旧文化中的积极成份,二是因反对旧文化而反对整个社会,产生愤世嫉俗的极端人格;三是由于个体生命的短暂,使他们在思想文化所作的创新往往十分有限,往往是零碎、表面、自相矛盾的,为了自圆其说难免作了许多主观的夸大,其新思想不但不足以指导社会的前进,反而把社会引上歧途。也会有另一类叛逆者,在尊重现实事物中因势利导一步步走向创新,虽反对旧文化却不反对整个社会,他们的创新往往能够取得成功,推动着人类的进步。爱默生、亚当斯密、洛克当属此类。

二是个人的真理、学派的真理,与全人类的真理的关系。在思想文化发展过程中,往往会涌现出某个较令人注目的学者、学派。一些人只看到这个学者、学派思想的光环,却对其他学者、学派的思想的光环视而不见。更有一些大权在握者,为了自己不可靠人的利益,独尊一家、罢黜百家。现在看来,这种做法违背了认识规律,违背思想文化发展规律性。人世间的真理,说到底是全世界所有时代所有人类思想的总和,而决不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学派、任何一个民族所能垄断的。在这过程中,这个人、这个学派在这个问题、这个领域做出了贡献,另一个人、另一个学派在另一个问题、另一个领域做出了贡献;这个时代这个民族在这个方面有所开拓,另一个时代、另一个民族在另一方面有所开拓。一个人必须从全人类的思想文化中汲取智慧,而不是局限于某个学者、某个学派,才能使自己的学识免入歧途;一个民族必须让不同思想、不同学者兼容并存、自由交锋,其思想文化才会生机勃勃、兴旺发达。

三是必须对人格的价值与思想的价值区别开来。在人类社会中,会有一些人,其人格和思想都出类拔萃,这令人羡慕。但更多的人,往往不是如此。不是在人格上有所差缺,便是在思想上有所差缺。即使是学者,也难以例外。在思想文化史上,有许多学者,虽然人格上令人饮佩,但思想上却存在着重大缺陷。出于“爱屋及乌”的人类天性,许多人在敬佩某个杰出人物的人格时,往往无条件地热爱这个杰出人物的思想,而放弃怀疑和警惕。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唤起“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的更伟大意志,对任何一个人的思想,都用理性的视野去严肃审视,这样才能在真理的道路上不断有所前进。

对鲁迅思想得失的评价,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工作。这正是不但左派与右派之间,而且在左派内部、右派内部,都对这个问题充满争论的原因。在我看来,鲁迅是在追求真理的努力中,误入了歧途,在追求进步的道路上,反而走上了落后。他的误入歧途,他的走上了落后,体现了一百多年来中国思想文化界一大心灵误区——虽然我目前还难以用明确的语言,指出这种心灵误区是什么。对鲁迅思想得失的争论,迟早会变得明朗,正如对胡适先生思想的得失,经过一段时期的争论,已经变得明朗一样。届时,会反过来有力地推动我民簇思想文化在现代化道路上更加健康地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