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客

冷眼向洋看世界 横眉冷对千夫指

 
 
 

日志

 
 

古 镇 行  

2007-07-02 10:55:1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十日下午,同行的杨老师有事回家了,学校开始期中考试,没有安排我监考,闲来无事,突发奇想,去二十八都古镇一游。

  午睡以后,就匆匆上路。五月的天气,已是烈日炎炎,空气中夹杂着灰尘和炽热。走出校门,沿着马路,穿过铁路桥洞,迎面碰到了学校的一位同行,问清了去古镇的路途,稍作等候,就乘上了一辆开往福建蒲城的大巴。

  汽车奔驰在205国道上,路边的树木和蜿蜒的青山飞快地向车后跑去。不一会儿,车过淤头、清湖,前面就是一座大桥——峡口大桥,不久就到了峡口镇。穿过峡口镇,公路沿着崇山峻岭弯弯曲曲地前行,车速也渐渐慢了起来。进了一道狭长的山口,我才明白这里叫峡口的原因。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隧道——峡口隧道。穿过隧道,弯曲的公路两旁的山上长满了青青的翠竹,好一派竹林风光!汽车在山路上穿行,人也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穿过了黄井坑隧道、仙霞关隧道,来到了仙霞关。

仙霞关地处江山市保安乡,是江山市一个著名的风景区。传说远古时,这里曾经发生了大旱,农田龟裂,百姓苦不堪言。一位普陀山的仙女驾着祥云前往峨眉山,途径保安上空,挥洒了几滴汗水,保安就下起了大雨。使旱情得到了缓解,禾苗得到了新生。从此,当地百姓就把这座山叫做仙霞山。据说山上有一座寺庙,里面有黄巢的塑像。

车过仙霞关,穿过小岗岭隧道。不久前面的地势渐渐平坦,二十八都古镇就出现在眼前。古镇地处群山包围之中,是一块盆地。司机告诉我,沿着小路,就可以直达古镇。我向司机道了谢,下了车,直奔古镇。那古镇由北向南,北面保留着许多古代建筑,南面几乎是现代建筑,说是古镇,其实是个“混血儿”:既有古色古香的古建筑,也有充满现代文明气息的小洋楼。在这里,我们可以寻访历史的踪迹,体会历史的艰辛和现代文明的甜蜜。

我在游人不多的古镇上漫步,街上只有很少的行人,商店里也没有大城市里的繁华和热闹,许多商店的老板聚在一起打牌,农贸市场里也空空荡荡。

古镇的北面,街面显得十分狭窄,石头路面,两旁开着一些露天商店,还有一些小加工厂,间夹着一些小饭店。街道旁有许多用石头铺成的小弄堂。弄堂两边是一些古建筑,这些历尽了沧桑的古代建筑,陈旧而冷落,似乎向人们诉说着古老的历史。

沿着狭小的弄堂,来到了杨家大院。这里是古镇上保护得最好、最有特色的主要风景点。这是一座坐西向东的四合院,由于东临街面,改成正门朝南。屋主人的远祖是山西杨家将的后代,明朝时迁徙到福建,清朝时迁徙到这里。

杨家大院门口右侧墙上立有江山市人民政府于2000年6月21日“江山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杨瑞球旧宅”的石碑。走进大门,就是一个天井,天井中央是一个花坛。付了3元钱的参观门票费,主人就领着我进屋参观。杨家大院虽然历尽沧桑,显得十分陈旧,但古色古香,雕梁画栋。天井上方四周的廊柱上雕刻着四个古代名人:苏东坡、王羲之、林和靖和王冕。四周的花窗雕刻精致,有石榴、梅花、宝瓶等,象征喜上眉梢、多子多福、四平八稳。主人一一向我解说,充满着对祖辈的崇敬和自豪。

天井北面,有一张长条几,供奉着主人的祖父——杨瑞球老人的遗像。老人慈眉善目。大门左侧是主人的居室,里面存放着主人的收藏品:有明、清年代的瓷器,还有古代女子穿的“三寸金莲”和一些床上的挂件,真是琳琅满目。门旁竖放着三支长短不一、形似望远镜的东西,我从未见过,主人向我解释,这是古代的消防水枪。里面是卧室,放着古老的雕花梁床,还放着一只铜制的雕凤脸盆,主人告诉我,原来有一对,一只雕龙的铜脸盆已经卖了。穿过卧室,就是后屋,这里有数间小房间,原来是小姐的闺房,一个高高的门槛。主人告诉我,以前女子16岁以前是不能跨出这个门槛的。每个房间里都安放着一只木床,我问主人,家里有几个人,怎么有这么多房间。主人告诉我,这些房间是供前来游览的客人住宿的。一问一答之间,主人向我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主人今年64岁,一米六几的身材,身体已显得有些发胖。主人告诉我,他祖父曾经开过一个造纸厂,有1500多工人,还开有杂货店。但他祖父待人和善,生活十分节俭,冬天连一件棉裤也舍不得添,有一年冬天,祖母要给他做一条棉裤,祖父也舍不得,却让他祖母做了两只裤脚,挂在腰间。父亲兄弟四人,父亲最大。一个大叔父解放前在贵阳飞机场任场长,国民党溃逃前夕,他不愿去台湾,解放后被留用,在肃反运动中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投入监狱。二叔父为人正直,曾当过统计,因语言得罪了当时一位人武部长,被栽赃为现行反革命,判刑两年,在监狱中受尽了折磨。后来那位写所谓“反动诗”的年轻人说出了真相,但时过境迁,却不了了之。他历尽艰辛,熬过了92 个春秋,已经寿终正寝,只有那木板上还留着的那张江山市统战部于1989年颁发的“统战工作先进工作者”的纸质奖状还记述着老人的辛酸。主人的另两位叔父当年随国民党逃到了台湾,成了大陆当局的统战对象,却免遭了历史的劫难。

杨家大院里现在只有主人和他的妻子相依为命。幸运的是,主人的四个子女,虽然跟着父母分享了不少苦难,但都已长大成人,两个女儿虽然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没有读什么书,但现在过着富裕的生活。一个女儿来得晚,遇到了改革开放,考上了厦门大学,现在厦门,一个儿子在北京中关村开了个公司。主人说着,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告别了主人,跨出了杨家大院,太阳已经西斜。回首这座历经沧桑的老宅,感慨万千。太阳已挂在西面的青山上,打开手机一看,已经4点半了,匆忙踏上归途,在路旁等候了近半个小时,终于登上了福建开往永康的客车,回到学校,已是夕阳西下了。

              2007. 5. 10.于江山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